社评:世界怎么了?这个问题愈发严肃

2017-11-19 06:57

  如今的社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缺少权威和榜样,法律理论上在至高无上,但国家一旦上涣散,法律的威严必然连带受到。从美国的“通俄门”到西班牙的加泰,法律的内在冲突与对法律的不言而喻,斗争的规律明显在压倒法律的逻辑。

  世界怎么了?一段时间以来这个问题被越来越多地提出来。欧美国家的选举、不断形成冲击传统价值和秩序的结果,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还成为了发生各种恐袭的新的“中心”。加泰罗尼亚运动则把分离主义的混乱带向欧洲,而在美国,“通俄门”也像是在整个执政团队,特朗普已入主白宫快一年,相当一部分美国精英仍与他合作。

  过去的几十年是人类科技发展最快、给社会生活面貌带来的变化也最多的时代,但是治理观念和实际治理形态的变化在这期间可谓是最小的。尤其是冷战结束至今,的基本上躺在“功劳簿”上,世界的多样性,傲慢地视自己的体制为“人类历史的终结”。

  然而没有一种优势是可以靠其他外部优势的崛起而长期维持的。问题的大刚开了一个头,那里的必须领导人民向内奋发图强,重新凝聚起解决问题的能力,那恐怕是保持长久繁荣和先进的唯一正道。

  这一切很可能不是临时、彼此孤立的现象,而在一个深刻的问题,那就是,时代的变化正在挑战曾经引以为傲的治理模式,在新的现实面前,没有实现制度的与时俱进,一些习以为常的观念和杠杆落后了,但仍被地着。

  以往繁荣,并被认为贵气、讲规则的现在被种种不确定性了,出耸动新闻成了人们对欧美社会新的期待。这个“名牌”不断被各种事情毁掉,它正在给留下越来越多“摊货”的印象。

  式越来越形式主义,政党“应选能力”的极端化,使它为社会做重大决策的原有能力被严重,一些严重的负效应越来越多出来。体制的根基出现了下沉、倾斜,楼层出各种问题就自然无可避免了。

  如今搅动社会的那些棘手问题在现有体制中基本看不到可以有效应对的杠杆,解决它们需要决心,而形成这样的决心要求有权威和凝聚力。这些都是最缺少的,那里的精英们不是帮助国家塑造权威和凝聚力,而是为社会的涣散合。的竞选中经常出现“改变”的口号,但所谓改变都是形式上的,特朗普可能是真想改变的人,但他遭到的却是持续不断的围剿。

  很多精英其实意识到了所说的问题,所以他们存在一些焦虑。然而这些焦虑得不到有效的聚集整理,迄今没有在任何一个欧美国家成共识性的反思和行动。现在应对问题是东一榔头西一的,那里一些人把新兴国家崛起看得比重振自己的国家更重要,或者认为那样做更现实,更容易些。

  社会由资本主导,同时又提出“、、”的口号,这两者之间原本是不协调的,但是繁荣所带来的物质极大丰富将这一内在矛盾搪塞了过去。不过这个问题的病根是除不掉的,它有些时候会兜着圈子发作。当下盛行的民粹主义比它表面的那些主张有着更深刻的线索,很大程度上折射了这个病根。

  就在这个时候,对性的和追究突然在欧美社会“星火燎原”了,从电影大鳄到前总统,再到成批的现任议员和高级官僚遭到。现在差不多每天都有欧美国家的或非明星现原形,不知有多少有权有势的人惶惶不可终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