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院人体模特的隐秘人生:不说话半天收入88元(图

2017-08-12 08:25

  她每天往返于出租屋与大学校园的美术教室 大多数人只知道她是理发店老板娘,并不知道她还有一份神秘的职业

  做了一回人体模特后,叶眉再也不想做肖像模特了。“反正都脱过了,正大的又不违法。”叶眉说,“每个小时我可以多赚10块钱,在贵州老家,乡亲们一天也赚不了10块钱。”

  他们是我们身边的大多数,生命似蝼蚁,似微尘。他们或短或长的人生经历,有热情、有温暖、有争执、有痛苦,也有说不完道不尽的辛酸。尽可能真实地还原他们的生活状态,感同他们或悲或喜的情绪,是“生命记录”的初衷。

  叶眉当模特纯属偶然。去年9月的一天,一位从事模特行业的小姐妹来店里理发,她看到叶眉身材不错,便她去大学里做模特,“她说我身体不错,并不指我的腰很细,而是我的骨架比较大,他们喜欢!”叶眉说。

  叶眉特意穿上民族服装,走进了市区万塘某大学美术系,结果大受欢迎,当场就签定了短期合同:每天上午做3个小时(三节课)肖像模特,价钱45元。

  一般来讲,一幅人体素描要一个星期才能画好。这也意味着,整个一周,叶眉都要摆出同一个姿势,她侧卧在软垫上,右手枕头,左手前放,右腿自然弯曲。“这个姿势是最常见的,我晚上睡觉也不由自主摆出这个姿势。看来我是患有职业病了。”

  第二天早上,叶眉骑着电瓶车早早赶到学校,正式开始了她的模特生涯。大约两三个星期后,叶眉成了人体模特,她半天就可以拿到75元。

  叶眉体模特的事,老家的人一点都不知道。她每隔两月寄钱回家,最近老家遭了旱灾,她多寄了500元钱回去。

  “其实教室里有两个模特,摆出不同的姿势,供学生选择临摹。”叶眉全部的那一刹那,脸上还是火辣辣的,“似乎他们的眼睛都盯着我看”。

  叶眉不懂为艺术的大道理,对她来说,收入显然更重要一些。但是人体模特叶眉也有辛酸的时候。

  采访结束的时候,叶眉一再要求记者隐去她的真实姓名。“因为我刚刚在杭州找了男朋友,我很喜欢他!”叶眉到现在都没有告诉男友她兼人体模特的秘密。

  叶眉的左腿上结着星星点点的血疤。叶眉说,那是有一次她在课堂上脱了衣服,因为冷,学校提供了一个取暖器,因为当模特的时候要保持一个姿势不能动,取暖器把她的左腿烤得很痒。下了班叶眉忍不住抓呀抓,把皮肤抓烂了。

  可是后来她决定试一试。试一试的理由很现实:“一是收入不错,二是上午做模特,下午我还可以回店里继续做生意。”

  “那个时候我感到自己存在的价值,这么多人需要我,我是课堂的一部分。课间休息15分钟,我穿上衣服走到学生的座位上,看看他们把我画得怎么样了。”但是画板上的叶眉连鼻子眼睛都没有,还只是一个粗线条。

  中国美术学院教务处刘正处长说,他们有一支七八十人的模特队伍。学校与模特之间长期合作,相互信任。“当然,模特作为临时性合同工,有一定流动性。之所以能保持稳定的规模,是因为学校教务处专门成了模特管理办公室,提前为每个学期的课时教学所需模特做好安排。模特的来源,以互相介绍为主。”

  “我只要还在杭州,就会长期做下去。我现在也介绍了五六个小姐妹去做模特了,他们的身材都没我好,不过学校也愿意接收。”叶眉说到这里,用很专业的眼光上下打量了一下记者,记者也去尝试一下,很吃香。

  “我和他们几乎格格不入。”在课堂里,无论是站着、坐着或躺着,模特既不能随便乱动,也不能说话,很难融入到那些学生们当中。“他们都是80后90后,下了课我也不大和他们交流的。有时候有小女生上来主动跟我说话。一次下课后,一个大四的女孩跟我说,毕业找不到工作怎么办?干脆先找个男朋友结婚算了!”

  叶眉开始并不愿意接受这个,毕竟在陌生人甚至是陌生男人面前脱得一丝不挂,需要跨越一个很大的心理障碍。

  叶眉说,一些中介承包了某个学校或院系的模特介绍业务。这些中介人员大都也是人体模特出身,因为资格比较老,取得了学校和老师的信任,最后演变成了承包人。她们介绍了很多模特,新人带旧人,这个行业得以正常运转。而介绍人可以从中抽头,拿到不少佣金。

  “我喜欢那种感觉,我觉得他们需要我,我是课堂的一部分。”35岁的贵州女人叶眉(化名)说这话的时候神情认线米的叶眉留着一头微卷的波浪,皮肤不白,身体丰腴。这个初中文化的女人是杭州一家理发店的老板娘,她同时还有一个身份:人体模特。

  在大多数人眼中,人体模特是一个神秘的行业。她们每天往返于出租屋与大学校园的美术教室,“宽衣解带”对于她们来说是家常便饭,她们的嘴里经常吐出“动感、结构”这样的美术名词。有时候就算是亲密的朋友,也不知道她们的真实身份。

  这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至今瞒着男友和家人,未来想当模特中介

  后来,叶眉坦然了。因为学生们早已司空见惯,坐在前排的男生还拿着画笔她,叫她不要乱动。

  问及将来的打算,叶眉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她想当人体模特行业的中介。

  经朋友介绍,至今叶眉已在杭州五个大学校区担任模特了,最贵的那个学校,半日工资88元。

  叶眉离过婚。多年前她就到杭州打工,后来在背街小巷开了家小小的理发店,离婚后她独自留在杭州,赚来的钱寄回老家的爹娘与儿子。

  关于这两三个星期的角色转换,叶眉这样回忆:“老师让我先不,等到慢慢适应了再全部脱下来。”

  美术模特是美院教学重要的一部分。学校在考察模特时,主要看是不是入画,另外人品也要考虑。目前中国美院的模特,还是以像叶眉这样的外来务工人员居多,各个年龄层的都有。作为社会上一个特殊群体,美术模特工作不易。他们大多数人都希望这份工作不为外人所知。

  当模特纯属偶然衣服的那一刻,脸上火辣辣的

  她们为什么要体模特?这是怎样的一个群体?已经做了半年人体模特的叶眉,也许能让我们更加了解这个行业。叶眉说自己爱上了这份职业。但是,她在接受采访时还是要求用化名,并且至今向男朋友保守着这个秘密。